2019十二生肖号码表
您的位置:首頁 > 人大工作研究
推動青海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
不斷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李多杰
來源:研究室    時間:2018年12月05日    

  習近平總書記關于“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加強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重要論述,是國家統一之基、民族團結之本、精神力量之魂,是我們新時代做好團結工作、思想工作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基本遵循。因此,推動青海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不斷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項長期的重大任務。
  一、青海民族工作在全國大局中的戰略地位
  青海多民族聚居、多宗教并存、多文化交融,自古就是國家安全的戰略要地,素有“天河鎖鑰”、“海藏咽喉”、“金城屏障”、“西域之沖”等稱謂。青海無論在歷史上,還是現實乃至未來,在國家全局中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
  ——青海是西藏與其它藏區的區域交匯中心。青海是除西藏外最大的藏族聚居區,實行民族區域自治面積占全省總面積的98%。在全國10個藏族自治州中,青海就有6個。青海六州藏區,分別與西藏自治區、甘肅甘南州和天祝藏族自治縣、四川省甘孜州和阿壩州相毗鄰,在地域分布上處于五省區藏區中心,與周邊藏區在歷史、文化、經濟社會等方面聯系密切。同時,作為唐蕃古道的重要線路節點,文成公主進藏、唐蕃爭戰、蒙藏會盟、達賴班禪進京等重大歷史事件多發生在青海藏區,青海一直是漢藏政治、經濟、文化的重要交匯點,并與西北四省區地緣緊連,無論是生產生活、人文習俗,還是宗教文化,都在這里交匯交融。
  ——青海是維護祖國統一、遏制分裂的重要陣地。青海處于漢藏文化的交匯地帶,一直以來對西藏的政治經濟文化產生著直接影響。歷史上,中央王朝通過冊封宗教上層人士等鞏固西藏與內地的關系,其中青海籍活佛受冊封最多,清自康熙在蒙藏地區封授有重要影響的12名駐京圖克圖,青海占8位;在清廷廢除六世達賴靈童、解決西藏地方政府與蒙古準噶爾勢力問題后,青海和碩特部貴族參加黨政軍護送七世達賴入藏坐床,章嘉活佛等蒙藏高僧協助配合,幫助確立了清政府在西藏的權威,粉碎了準噶爾蒙古試圖切斷西藏地方與清王朝關系的圖謀。羅卜藏丹津起兵反清后,和碩特部察汗丹津等配合清軍,為青海完全置于清朝政府直接管轄創造了條件。近代以來,隨著帝國主義對我國西部邊疆地區侵略活動加劇,青海作用更顯突出。從十九世紀中葉起,英國覬覦我國西藏,進行侵略活動,拋出了《西姆拉條約》,主張“外藏獨立”、“內藏自治”。時任甘邊寧海鎮守使的馬麒與幕僚計議并發表署名“艷電”,說服宗教上層人士,挫敗了英帝國主義分裂中國的陰謀,維護了祖國統一。十世班禪大師于1949年新中國成立當天,從青海海西香日德寺致電毛澤東、朱德,表示竭誠擁護中央人民政府,并前往北京參與簽訂十七條協議,推動了西藏和平解放。
  ——青海是連接西藏和內地經濟文化走廊。青海地處西北邊陲,交通位置十分顯要,以特殊地緣關系將西藏和祖國內地緊密連在一起。以著名的庸蕃古道、絲綢之路羌中道為代表,青海是連接中原與邊陲的交通要道,對歷史上開辟東西部各地政治、經濟、文化交流傳播起過極為重要的作用。新中國成立后,開通青藏公路,完成了援藏物資的運輸任務,成為國家連接西藏和內地的生命線。青新公路、敦格公路、寧張公路等都按原來絲路南線青海道開通,為新疆等地的經濟社會發展發揮過重要作用。青藏鐵路、果洛機場、玉樹巴塘機場的建成,以及蘭新客運專線、格爾木至敦煌鐵路建設,青海在我國邊疆治理結構中的戰略地位尤為重要,成為連接我國東西部、西北、西南的交通樞紐,通向南亞次大陸以及中亞的重要門戶。
  ——青海是穩藏安疆的戰略要地。西部地區是我國最重要的戰略穩定帶。青海西通新疆、南接西藏,處于穩藏安疆的重要戰略節點。歷史上,青海的顯要地位為各種勢力所看重。明末,漠西和碩特蒙古以青海為基地,進而控制全藏。清代,西藏社會一旦動蕩,清朝均從青海派軍隊入藏平定或與宗教上層人士周旋協調。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尼泊爾廓爾克人大舉入侵西藏,清政府派大將福康安率軍經青海進藏退敵。民國時期,東北淪陷,中央政府視青海為西北之屏障,認為“青海在行政區域上,雖系邊遠省份,在地理上實居全國中心,內障隴關,外控青藏。”鑒于獨特的地理位置,青海的穩定與發展,對于支援西藏、建設新疆,鞏固西南邊防,保衛祖國安全,發揮著其它地方無法替代的作用,歷代中央王朝無不把青海作為安定邊陲的重鎮來對待。
  ——青海是引領藏傳佛教正向發展的重要源頭。藏傳佛教信仰是西藏和廣大藏區最重要的特征,青海在藏傳佛教產生、傳播演變、發展中具有顯著的歷史作用。在7世紀,佛教從印度和中原兩路傳入吐蕃,青海即為漢傳佛教傳入西藏的門戶;吐蕃郎達瑪滅佛事件后,藏?饒賽等3名高僧逃到青海,繼續研修和弘揚佛法,后傳入衛藏,使青海成為后弘期藏傳佛教的發祥地之一。青海藏區歷來特別注重學術性、知識性人才的培養,主要以學經型寺院為平臺,產生了宗喀巴、章嘉、土觀、喜饒嘉措、根敦群培等一批引領藏傳佛教和西藏文化走向、具有重大影響的高僧大德和藏學人才,使青海成為藏傳佛教和藏民族文化教育的先行區,竟有“不到青海枉至拉薩”之說。這些宗教精英對蒙藏地區和中央政府都發揮過重要影響,一直是中央聯系蒙藏地區的橋梁和紐帶。誕生于今青海湟中縣的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大師,改革和規范藏傳佛教,應邀派遣弟子到內地,與明王朝建立關系,開啟了藏傳佛教對中央王朝向心力的新紀元。為紀念宗喀巴而修建的佛教名剎塔爾寺,受到歷輩達賴喇嘛、班禪大師和歷代中央王朝的高度重視,多次親臨賜贈。近代,出生于青海的佛教名僧喜饒嘉措大師成為藏漢民族團結的使者,新中國成立后,成為中國佛協第一任會長,還被譽為“愛國老人”。十世班禪大師確吉堅贊的故鄉在青海,并在塔爾寺坐床。這些對西藏和其它藏區、蒙古地區的宗教生活乃至政治安定、政教關系走向產生過重大影響。
  ??? 總之,青海是國家重要的生態屏障和戰略資源基地,同時還集中了西部欠發達地區、高原民族地區所有特征為一身,特殊省情、歷史根基、文化傳統、戰略地位決定了民族問題始終是青海必須處理好的一個重大問題,民族工作關乎大局、關乎長遠、關乎根本。
  二、青海民族工作的主要成效及做法
  千百年來,在長期頻繁的交往交流交融中,青海各民族兼收并蓄、相互依存,同呼吸、共命運、心連心,逐漸形成了一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離不開誰的中華民族共同體。黨的十八大以來,青海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民族工作,把民族工作放在全局工作的突出位置,特別是中央民族工作會議召開后,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民族工作的重要論述,立足特殊省情,堅持問題導向,抓住關鍵環節,開拓創新,強化舉措,推進民族團結進步大省建設,各族人民“三個離不開”“五個認同”以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思想不斷提升,各民族間的交往交流交融逐漸內化為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各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園不斷得到鞏固。其主要做法:一是積極推進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促進民族地區經濟發展,落實項目資金8.6億元,全面實施人口較少民族、少數民族特色村鎮、少數民族事業發展“十二五”規劃項目。設立省藏醫藥產業發展基金,為實現民族特色產業發展方式新轉變進行了積極探索。著力發展少數民族文化體育事業,獲得劇目金獎、最佳編劇獎等20項大獎,參加第九、十屆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取得好成績,舉辦了第五、六屆全省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推動了我省民族體育事業蓬勃發展。做好民族語文和民族古籍工作,翻譯審定政治、經濟、科技領域藏語新詞術語2000條,規范少數民族文字交通標志牌1800多個,設立國家民委民漢雙語人才培訓基地2個,建立少數民族古籍保護中心,出版發行10余部少數民族古籍,影印出版撒拉族手抄本《古蘭經》。著力推進城市民族工作,建立少數民族服務中心138個、社區民族之家88個,與北京、上海等18個省市建立少數民族流動人口服務管理協調合作機制。成功舉辦自治州縣慶祝活動,五年來,成功舉辦了5個自治州和5個自治縣成立60周年及大通、民和兩個自治縣成立30周年慶祝活動,激發了民族自治地方干部群眾堅持黨的領導,投身新青海建設的熱情。扎實推進精準扶貧脫貧,堅持小財政辦大民生,將全省財政支出75%以上用于民生領域,大力推進脫貧攻堅行動,力爭年內12個貧困縣摘帽、500個貧困村退出、15萬貧困人口脫貧。二是高位推動民族團結先進區創建活動。把握省情特點,立足新起點,2013年省委作出創建民族團結進步先進區的戰略部署,確立了“三年強基礎、八年創先進”的“兩步走”奮斗目標。2015年著眼第二步戰略,下發了《關于進一步深入推進民族團結進步先進區建設實施意見》,為“十三五”創建活動設立了新目標、新任務、新路徑。2016年提出“從人口小省向民族團結進步大省轉變”的要求,2018年做出“一優兩高”戰略部署,為民族團結進步事業發展確立了新坐標。大力開展創建進家庭、進社區、進鄉村、進學校、進機關、進企業、進寺院、進軍營“八進”活動,建立民族團結進步創建考核與市州省直部門領導班子年度目標考核兩大考核體系,定期達標驗收,營造人人有責、全員參與、全民共享的生動局面。通過一系列舉措,創建全國民族團結示范州4個、全國示范縣14個、全國示范單位17個,命名全省民族團結先進縣市區23個。目前,全省一半的市州和三分這一的縣市區建成了全國示范市縣,全省選樹表彰先進典型3500多個。三是牢牢把握意識形態領域主動權。堅持把思想引導作為民族團結進步創建活動基礎性和先導性工作,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領和教育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努力把宗教教義同中華文化相融合,做到“導”之有方、“導”之有力、“導”之有效。堅持正面宣傳和輿論斗爭“兩手抓”,加強愛國主義和民族團結教育,不斷培育各族群眾的國家意識、公民意識、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宗教界和信教群眾樹立正確的歷史觀、宗教觀和祖國觀,在政治上形成正向共識,進一步增強“三個離不開”、“五個認同”意識。積極引導促進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讓信教群眾把精力和創造力放在勤勞致富、改善生活上來。制定宗教界代表人士培養教育5年總體規劃,組織實施“123”高僧大德培養工程,近年來有1.8萬多名宗教界人士受到培訓,使一批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詣、品德上能服眾、關鍵時起作用的宗教界人士成長了起來。目前,省藏語佛學院建成運行,省伊斯蘭教經學院有望今年建成。四是努力構建具有青海特點的寺院管理模式。抓住藏傳佛教和伊斯蘭教寺院管理的關鍵環節,省委出臺了《關于進一步加強藏傳佛教寺院管理工作的意見》,根據各個寺院不同的自我管理狀況,分類指導、因寺施策,創造性地采取共同管理、協助管理和自主管理三種模式,確保了藏傳佛教寺院規范有序運行。同時,配套制定《共同管理寺院整改提高考核驗收辦法》,定期對寺院管理成效進行考核評估,實行動態管理。為推動“三種管理模式”落地見效,出臺了《青海省藏傳佛教寺院管理干部管理辦法》,按照“有能力、解難題、頂得住”的要求,嚴格選配寺院管理干部1041名,將其中83%以上的干部壓到基層一線,實現了“進得去、談得來、融得下、能合作、管得好”的目標,提高了寺院管理效能。實施《加強和改進伊斯蘭教事務管理工作的意見》,建立清真寺縣、鄉、村分層分級管理新體制和動態調整新機制,解決了清真寺“誰來管、管什么、怎么管”的問題。五是堅持管腦子與管肚子并進。堅持以人為本,把改善民生、爭取民心作為長治久安的治本之策,制定出臺《加強寺院基礎設施建設和公共服務工作意見》,把寺院作為社會基層單位,實施好寺院基礎設施建設、宗教教職人員社會保障、宗教教職人員危房改造、寺院文物本體建筑搶救性保護、寺院危殿堂維修加固、寺院公共服務建設等“六大工程”。三年來,全省累計下達資金近14億元,實施各類項目6492個,實現了397座寺院通水、183座寺院通電、139座寺院通路,實施寺院僧尼危房改造工程21000戶。養老保險參保人數35782人,參保率達97%;醫療參保人數50388人,參保率達99.3%,使改革紅利惠及寺院僧尼。六是著力提升民族工作法治化水平。加強民族法治建設,著力提升民族團結進步法治化水平,我省先后頒布實施了100余件貫徹落實《民族區域自治法》的地方性法規、單行條例和政府規章,6個民族自治州全部出臺了“民族團結進步條例”。貫徹落實《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嚴格執行黨和國家民族政策有關問題的通知》(國辦發[2008]33號)文件精神,建立多部門協調配合機制,實現反對民族歧視做法、保障合法權益工作常態化。加大民族政策落實力度。出臺《關于依法治理民族事務深化民族團結進步的實施意見》等政策性文件,依法保障民族事務治理和黨的民族政策有效落實。每年對轄有自治縣的市(州)人民政府和省政府有關部門貫徹落實《民族區域自治法》《國務院實施<民族區域自治法>若干規定》等法律法規和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社會用文使用不規范以及違反民族政策等重點問題進行督查,確保民族政策落實到位。加大“清真”概念泛化問題治理力度,加強規范清真食品市場監管,切實保障了少數民族群眾合法權益。有效預防和化解社會矛盾,建立跨區域重大矛盾糾紛“掛牌督辦、辦結銷號”制度和風險評估制度。實施“平安與振興”工程,全力推進交界地區加快發展,實現了區域社會穩定。積極探索藏區治理方式,形成了“依法整治、群眾路線、集中推進、精準發力”的藏區縣域治理“班瑪經驗”,黨和政府在民族地區的凝聚力顯著增強。
  三、準確把握習近平關于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思想理論的科學內涵及重大意義
  我省是一個多民族聚居的省份,55個民族共同組成民族大家庭。因此,新時代加強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解決我省現實民族問題的重要途徑,也是做好當前我省民族工作的一個重要思路,對于維護國家統一,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意義十分重大。
  一是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各民族共同開發了祖國的錦繡河山、廣袤疆域,共同創造了悠久的中國歷史、燦爛的中華文化,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離不開誰的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縱觀五千年中華文明發展史,雖然各民族之間也有沖突和戰爭,但民族間相互交往交流交融仍然是歷史發展的大趨勢,整個中華文明發展史也是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歷史,其中共有五次民族大遷徙、大互動、大融合,有力地促進了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青海古為西羌地,據考古發現,距今一萬年前這里就有人類活動,曾有古羌人、月支、突厥、匈奴、黨項、回鶻、鮮卑、吐唂渾、吐蕃等數十個古代民族活動,元明以來逐漸形成了以漢族、藏族、回族、土族、蒙古族、撒拉族等為主體的多民族聚居格局。其中漢族是隨著中央王朝武力開邊、實行屯田墾戍、移民實邊政策,漢族不斷增加,逐步形成了人口最多的一個民族,其成分有歷代的軍伍兵卒、屯民軍戶、馳刑流放人員、各級流官、客商及工匠、近代開發者等,其他不少民族也融入了漢族。由此可見,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我國歷史上民族關系發展的主流,每一次民族融合之后,無論是少數民族還是漢族,都展現出新的姿態,也造就了各民族在分布上的交錯雜居、文化上的兼收并蓄、經濟上的相互依存、情感上的相互親近,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離不開誰的多元一體格局。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在2014年的中央民族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進一步對交往交流交融做了重要論述,系統的闡述了相關的涵義、基本原則、理論價值、現實意義、具體途徑等,初步形成了習近平關于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思想理論。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歷史趨勢,是我國社會主義民族關系的發展方向,促進交往交流交融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戰略舉措,要推動建立相互嵌入式的社會結構和社區環境,從居住生活、工作學習、文化娛樂等日常環節入手,創造各族群眾共居、共學、共事、共樂的社會條件,讓各民族在中華民族大家庭中手足相親、守望相助。可以說,習近平關于交往交流交融的思想理論,把住了各民族交融發展的歷史大勢,也為中華民族共同體構建指明了方向。
  二是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現代經濟社會發展的必然要求。改革開放40年來,特別是實施西部大開發近20年來,我國各民族人民之間的交往交流交融程度呈現了日益擴大和深入發展的態勢,從農村牧區到城鎮、城市,從西部到內地、東部,漢族和少數民族的人口在全國范圍不斷流動,從全國人口普查數據中不難看出,各省、市、自治區人口的民族成分持續增多成為一個重要特點。像青海省的拉面經濟,目前已有近20萬回族、撒拉族從業人員,依據市場需求和親緣地緣關系,走進內地幾百座城市工作生活,有力地促進了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究其原因,主要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大潮沖破了地區間的壁壘,人口資源分布不平衡引發民族間人員流動,就業驅動和產業轉移促進了交往交流交融,很多少數民族人口由此告別以往的生產生活方式 ,走向全國進入城鎮工作生活,而全國也有越來越多的漢族人口到少數民族地區工作生活,使得各少數民族混居、雜居程度迅速提升,交流更加廣泛、融合更加深入持久。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漸次遞進的,有著緊密的邏輯關系,“交往”是基本前提,要求各民族之間有一個長期接觸;“交流”是重要途徑,要求各民族平等互動;“交融”是核心目標,是在前兩者基礎上建立起來的一個包容并蓄的認可過程,最后實現中華民族一體化。這三個方面在歷史發展中循序漸進、環環相扣,貫穿各個時期民族發展始終。我省各族人民之間的交往交流交融,是以自愿平等為基礎,各民族成員之間自然地相互接近,通過生活行為之間的交往,逐步深入到更高層次的思想意識交流,最后升華為情感和心理的交融,最終實現民族平等、民族團結、各民族共同繁榮發展。同時,在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過程中,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必須“正確認識交融,尊重差異,縮小民族間的差距”。這就要求我們,在新時代培育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必須深入分析各民族之間的“共同性”和“差異性”,在交往交流交融過程中,通過交往促進相互了解,通過交流促進相互學習,通過交融達到和諧共贏,堅持尊重民族差異而不強化差異,保持民族特性而不強化特性,正確處理好二者之間的關系,做到尊重差異性、增進共同性,切實加強民族團結,實現各民族共同繁榮發展。 
  三是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加強民族團結的必然選擇。民族團結是各族人民的生命線。民族團結關乎國家長治久安、關乎社會穩定、關乎國家繁榮發展,從而關乎各族人民的生命安全。各民族團結穩定、和睦相處是民族工作的基本前提。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團結穩定是福,分裂動亂是禍。歷史告訴我們,在多民族國家,只有民族團結才能實現民族解放,才能建設好國家,才能有幸福生活。”各民族間交往交流交融能夠有效促進各民族之間的團結,不同民族在交往的過程中,會增加對其他民族的認知了解,減少人與人之間的陌生感,改變他們狹隘的民族觀,弱化不同民族之間的邊界,進而增進雙方的相互理解,形成積極的交往意愿,尋求彼此間更多的相似或相同之處,培育出共同的價值和認同。只有生活行為中加強交往交流,才能增加彼此間的認知認同,才能達到心理和情感上的交融,最終實現民族團結,共同構成“三個離不開”“五個認同”的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
  四、扎實推進青海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對策建議
  當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新青海建設也站上了新起點。我們將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特別是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民族工作的重要論述,按照省第十三次黨代會和省委十三屆四次全會戰略部署,深入推進“五四戰略”和“一優兩高”戰略部署,分步驟、抓重點,以民族團結進步創建活動為抓手,大力實施“六同工程”,開展創建“九進”活動,著力提高民族工作法治化水平,扎實推進民族團結進步先進區創建,奮力推進民族團結進步大省建設,鞏固和發展平等團結互助和諧的社會主義民族關系,把青海建成為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范省,建成全國多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示范區,把青海打造成一張全國民族團結進步事業創新發展的“金名片”。
  實現這一總體要求,我們必須強調共性,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尊重差異,維護多樣性和各民族應有權益;堅持“兩點論”,實現“共同性”與“差異性”的辯證統一。今后一個時期,需要著力抓好以下幾個方面工作:
  第一,大力推進民族團結進步新發展。以建設民族團結進步大省為遠景,在新的更高層次上推進民族團結進步先進區建設。要牢牢把握開展民族團結進步創建這一基礎工作,充分調動各行各業、各族各界積極性,不斷創新創建的載體和方式,廣泛運用文藝作品、影視節目、報刊雜志、座談討論等多種方式,深入推進“九進”創建活動,充分展示全省各族群眾團結奮進的精神面貌。要進一步健全教育引導、考核評選、督促檢查、共創共建等工作機制,明確創建工作機構,解決好人員編制,完善經費保障,比照政法干部待遇,落實藏區統戰民宗和寺管干部崗位補貼,以及寺院民管會工作經費和人員補助,并全部納入省級財政預算,確保創建工作有人抓、有人干。要擴大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構建相互嵌入式的社會結構和社區環境,支持少數民族群眾跨區域、跨行業有序流動,引導其他地區群眾到民族地區工作生活,切實強化流出地、流入地“兩頭對接”銜接機制,教育引導少數民族從業人員自覺融入當地社會。要進一步落實錄用、聘用國家工作人員對少數民族公民照顧的規定,加大在考錄中設置“雙語”職位的比例,省內高校在法學、醫學、金融保險、教師等專業合理設置“雙語”班,有針對性地培養和輸送民族地區急需人才。要扎實推進示范州、先進縣創建活動,大力實施全面小康同步、精神家園同建、民族團結同心、社會和諧同向、基層基礎同創、機制激勵同促“六同工程”,推動民族團結進步大省建設進程。要樹立寺院三種管理模式、藏區基層治理、創建激勵機制等具有青海特色創建工作品牌,積極爭取國家把我省作為創建工作重點省份,在爭創全國民族團結進步先進區上實現新突破。力爭到2020年左右,把青海建成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范省,建成全國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示范區,在全國打造一張民族團結進步事業創新發展的“金名片”。
  第二,奮力開辟民族地區發展新路徑。以建設更高水平小康社會為目標,不斷加快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要堅持改革開放帶動戰略,更加積極主動地融入“西部大開發”“扶持藏區經濟社會發展”“蘭西城市群”“絲綢之路經濟帶”“長江經濟帶”“扶持人口較少民族發展”等國家發展戰略,聚焦區域發展新格局,實現深度融合、優勢互補、合作共贏、共同發展,不斷提升對外開放水平。要扎實推動高質量發展,完善和實施好差別化支持政策,組織實施扶持人口較少民族發展、少數民族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以設立藏醫藥產業發展基金為契機,加快民族地區特色產業發展步伐,著力打好鹽湖資源開發利用、清潔能源、特色農牧業、文化旅游產業發展“四張牌”,推進牦牛、青稞、鄉村旅游、村級光伏電站、民族手工藝五大特色扶貧產業,全面構建戶有扶持項目、村有集體經濟、縣有產業園區“三位一體”精準扶貧產業保障體系。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切實解決好教育、就業、收入、社保、醫療、養老、居住、環境等老百姓牽腸掛肚的煩心事、操心事,加大水、電、路等基礎設施建設力度,著力提高醫療、衛生等公共服務水平,不斷改善人民群眾生產生活條件。要堅持生態保護優先理念,深入推進“三江源”、祁連山國家公園建設,落實河長制,堅持實施生態補償和草原獎補政策,全面實施生態保護重點工程,保護好青藏高原綠水青山,確保“一江清水向東流”。要突出精準施策這個關鍵,集中優勢力量攻堅,抓實扶貧產業,激發內生動力,強化組織保障,推進民族地區脫貧攻堅取得新成績,不斷夯實民族團結進步事業物質基礎。建議中央加大對青海扶貧資金投入力度,加大藏區服務設施建設支持力度,加大對貧困老年人財政供養力度,加大“組團式”衛生對口幫扶力度,提升東西部對口支援水平,進一步擴大省外異地辦班規模,著力改善中小學取暖設施和寄宿制學校洗浴室條件,取消省級對藏區公益項目的配套資金,允許在生態保護區一定范圍內實施脫貧攻堅等最基本的民生保障項目,切實解決好民生方面存在的短板問題,確保深度貧困地區如期完成全面脫貧任務。
  第三,積極打造各民族共有精神新家園。精神家園是各民族安身立命的思想陣子、奮發進取的動力源泉。我們要充分運用新技術、新媒體,多渠道、全方位開展民族區域自治制度、黨和國家民族理論和民族信仰教育,開展民族政策和法律知識的宣傳教育,讓“三個離不開”“五個認同”思想內化于心、外化于行,使各民族水乳交融、唇齒相依、休戚相關、榮辱與共的理念深入人心。要以培育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主旨,抓好愛國主義和反分裂、反滲透教育,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針對黨員、群眾、僧尼、學生等不同群體分類施教、做好滴灌教育,培育各民族群眾的公民和國家意識,打造各民族共同的精神家園,不斷夯實各民族團結奮斗思想基礎。要積極宣傳青海改革開放成就,大力弘揚“新青海精神”,牢固地樹立正確的祖國觀、歷史觀、民族觀,積極營造“中華民族一家親”的社會氛圍。要聚焦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尊重差異、包容多樣、促進交融,創造各族群眾共居、共學、共事、共樂的社會條件,讓各民族在中華民族大家庭中手足相親、守望相助。要抓住文化認同這個民族團結的“根”與“魂”,大力扶持發展民族特色文化產業,建成一批民族特色名鎮和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創作一批突出少數民族心向黨和國家、維護憲法法律、促進共同進步的文藝精品,筑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構建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園。
  第四,全面開啟治理民族事務新征程。以實現社會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的現代化,不斷探索依法治理民族事務的手段和方式。要深入實施依法治省方略,按照習近平總書記“用法律來保障民族團結”的要求,抓緊我省配套法規的制定和完善工作,制定出臺《青海省促進民族團結進步條例》,加快修訂《青海省宗教事務條例》,進一步推動民族區域自治法得到全面落實。要充分運用賦予自治州人大常委會制定地方性法規的立法權,加強自治州在城鄉建設與管理、環境保護、歷史文化保護等方面立法,修訂完善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使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符合本地經濟社會發展、符合相關法律法規。要堅持把法治作為重要保障,廣泛開展法治宣傳教育,積極運用微信、微博、“兩微一端”等新媒體開展法治宣傳,引導各族群眾自覺守法、遇事找法、解決問題靠法,依法保障各族群眾享受平等的教育、勞動、婚姻自由、宗教信仰等權利。要加強流動人口服務管理,聚焦法治環境差、治安案件頻發和矛盾糾紛多的地區,開展社會治安突出問題專項治理,確保社會大局和諧穩定。
  第五,著力構筑國家安全新高地。以維護民族團結和社會穩定為首要任務,構筑國家安全高地。要堅持不移地貫徹“旗幟鮮明、針鋒相對、掌握主動、爭取人心、強基固本”的基本方針,堅決反對和打擊境內外敵對勢力利用民族宗教等問題分裂滲透破壞活動。要扎實推進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工作,組織開展“矛盾糾紛排查化解月”活動,把群眾上訪“交矛盾”變為干部下訪“解糾紛”,從源頭上預防重大矛盾糾紛發生。要落實矛盾糾紛登記備案、分析研判、等級預警、領導掛牌督辦等制度,對重大決策、重大項目實施風險評估,著力構建以源頭預防為基礎、動態管理和應急處置相結合的預防化解工作格局。要高舉法律旗幟,堅持問題導向,對宗教勢力、宗族勢力干預行政、司法、教育和群眾生產生活等問題依法治理。打造“班瑪經驗”升級版,推進“平安與振興”工程,實現交界地區的長期穩定、全面進步。同時,在牧區推行“村寺并聯治理”做法,走出藏區基層治理新路子,夯實執政根基。
  (作者:省人大民僑外委副主任委員)
  

2019十二生肖号码表 重庆时时彩稳赚组六 11选5任五追号方案 一分快三技巧大小玩法 吉祥棋牌下载 时时彩稳赚技巧和经验 内蒙古时时开奖号码 足球分析推荐 顺發三肖六码 北京pk10稳赢法 足球投注全进2